Mozzie.

一笔就是一笔,一笔是光,一笔是金属。

【教父】【现代启示录】【Sink Or Swim】01


  很久没有动笔写些东西,一篇Robert Duvall的水仙。

  

  《Godfather》里的戏精军师与《Apocalypse Now》里的冲浪狂魔的搞笑故事。

  

  「早上好,汤姆。」

  

  迈克考利昂关上收录机的按钮,霍顿湖的早晨一片金色。这次的例会主要解决一位政治议员与一名美军上校之间的私人恩怨。如果考利昂家族想将这位议员扶上州长并享受之后的政治庇佑,就必须替对方搞定那位战功赫赫的竞争者。

  

  「不容易,」汤姆哈根看着落地窗外波光粼粼的湖面,「他们有自己的法律。我们可以收买政治家或者商人,但军人的身边都是军人,他们有自己的世界观。」

  

  「我们不得不,现在不是临时换将的时候。」迈克转着手里的打火机,示意那位和他们达成协议的候选议员,「他是一个商人,可以被控制。」

  

  「你打算怎么做?」汤姆看着对方参加竞选的电视广告,「有什么对我们有利的信息吗?」

  

  「都是一些捕风捉影,不构成实际威胁。」迈克将自己陷进座椅,这是他沉浸思考时的一贯动作,延续了很多年。

  

  「我看了他的服役履历,完美。」汤姆翻阅着手上的文件资料,试着给出意见,「他的家人有料可挖吗?」

  

  「不,汤姆。」迈克极快地笑了一下,以一个二战老兵的不屑与嘲讽,「他是一个军人,人们不在乎他的家庭。军队就是他们的家。」

  

  「我赞同。」汤姆看着对方的军装照片,并因为迈克对过往的提及而心血来潮地问出老教父的句子,「他对自己家人好吗?」

  

  「不确定。」迈克微笑着坐起来,「军方在这方面口风很严。」

  

  「我们或许可以从那里下手。」汤姆看着对方曾经服役的司令部与人际网,「如果有人能证明他不是一个好军人,逃逸,背叛,或者抛弃同伴,他就出局了。」

  

  「他有一个伙伴。比尔库尔戈,」迈克走近他,用手指着对方人际网最上方的名字,「时任越南战场上的海军上尉。」

  

  「他现在还在越南吗?」汤姆逐渐明确了自己接下来的任务。

  

  「他一定想念自己的家人。」迈克终于点上一根雪茄,他在烟雾中返回自己的座椅,言辞平静地发号使令,「我需要你去搞定这个比尔上尉。如果他想从那个泥坑跳出来,如果他想保证妻儿安全,我们可以提供帮助。」

  

  迈克说话和老爷子边想边说的嘟嘟囔囔不同,那些有条不紊的措辞就像是背好的台词一样正确标准。事实也确实如此。他会花上一晚上的时间去思考接下来的难题,即便在确定最优解的情况下依旧倾听他人给出的意见反应,他或许不需要别人的意见却依旧需要对执行任务的人进行观察,这种滴水不漏的做事方式保证迈克考利昂永远是万无一失的那一个。汤姆意识到这是继承老教父的作风,但是相比迈克透露出的疏远与拒绝,维托在藏拙上显然更胜一筹。

  

  「我会尽力。」汤姆点头。

  

  「你要去南越战场,汤姆。」迈克顿了一顿,「有一队电影公司正要前往拍摄,今天下午的飞机。你与他们同行,那样更安全。」

  

  「我能给家里打个电话吗?」汤姆下意识问,之后又很快地摇了摇头,「不,别告诉他们。在我回来之前别告诉他们。」

  

  迈克上前拥住他的后背。这样分别的场景让他们想起十五年前对土耳其人的那场刺杀,他们在长滩老宅的楼梯下拥抱分离。迈克也是这样拥抱自己的长兄桑提诺,然后带着所有人的挂念踏上索拉索的车子再也没回头。

  

  十五年了。那种时过境迁的不适让他从迈克生硬的示好里迅速逃离。

  

  「注意安全,好吗?」迈克目送他走出房间,然后重新握住下一位访客的手掌。

  

  TBC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