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zzie.

一笔就是一笔,一笔是光,一笔是金属。

【我的路】【吴黄】【The Legend Becomes History】02

  ***


  他们再次见面是在香港投资大厦的电梯。


  周国才五点下班,走进停在二十八楼的电梯,轿厢零零散散站着几个人。


  「是你啊。」


  周国才吓了一跳,确认对方是和自己讲话才看向站在一边的黄志诚。


  对方穿着黑色的西装,墨镜后的眼睛看不出情绪。


  周国才朝他点点头,然后轿厢里的另一个男人笑起来。他比黄志诚年轻很多,似笑非笑地靠着电梯,「你们认识啊?」


  「干你咩事?」黄志诚看着前方。


  对方不怒反笑地看看黄志诚,又看看周国才,神秘兮兮地凑过来。


  「你们两个的墨镜,」他问周国才,「是你学他,还是他学你?」


  电梯门在十二层缓缓打开。


  黄志诚转头看他,「你到了。」


  「我没啊。」男人眨眨眼,「我去一楼的。」


  黄志诚扯过对方的肩膀,「走楼梯啦。」


  「问问都不行啊?」


  然后就被推出了电梯。


  周国才看着电梯门慢慢合上的倒影,黑色西服的黄志诚和差不多一样高的自己,怎么看都像是电影里的黑帮人物。


  相似,却不般配。


  「是你朋友啊?」周国才看着电梯下降的楼层。


  「我个仔。」黄志诚理直气壮。


  电梯在一楼打开,等候多时的人群挤进轿厢,大厅里人来人往,黄志诚跟在他的身后,「你有没有开车?」


  ***


  周国才从地下车库出来的时候,城市下起大雨。哗啦啦的雨水流过挡风玻璃,将整个香港变成雨雾中的海市盛楼,看起来晦暗不明。


  周国才看见等在路边的黄志诚,他的头发被雨水打湿,黑色的外套在车灯的映照下带着一点黯淡的蓝,但他很怡然自得,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若有所思地注视着湿漉漉的街道和车流。


  周国才打下转向灯,银色的丰田驶向对方身边。


  黄志诚看着他摇下来的车窗,拉开另一边的车门坐了进来。


  周国才把车上的抽纸递给他,「去哪里?」


  「警署。」黄志诚将湿掉的外套扔在后座,「你在投行做事?」


  「嗯。」周国才关掉车里的冷风,车子行上马路。


  「我付你车钱。」


  「不用啊,你上次都送过我。」


  「上次没这么远。」黄志诚若无其事地看着前方的路况,然后忽然想起什么地看向周国才,「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两个月前……」


  「不是那次。」黄志诚打断他,「我一定在其他地方见过你。」


  三好市民的周国才对此并不认可。


  「但你又不是警察,」黄志诚自言自语,「也不是古惑仔。」


  周国才开车走了很久,久到他以为对方已经放弃了思考,这个话题已经结束的时候,黄志诚又开口,「你之前是不是在高盛做事?」


  周国才不可置信地看向他。


  「是吧。」黄志诚打量着他,「你那时穿男装来的。」


  「你见过的人都能记得吗?」


  「香港就这么大。」


  黄志诚靠着颈枕,他似乎有些疲惫,放弃了继续尬聊的打算而将额头靠向冰冷的车窗。车子一路向东,除了发动机的马达只有彼此呼吸的起伏声。


  周国才在红灯的间隙打量对方,黄志诚的衬衣白得晃眼,周国才之前以为他半睁着眼睛,仔细一看原来是睫毛。他的眼睛大而明亮,两道浓密的睫毛合在一起,看起来就像半开半闭的黑眸。


  周国才盯着他的脸,看得自己心烦意乱。这个人的身上有股令人迷醉的魅力,像是放置角落的陈年烈酒,摄人魂魄于无形之中。


  ***


  车子行到九龙署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黄志诚开门下车,和一堆相约出门的年轻警察笑着说话。周国才没有见过黄志诚笑起来的样子,但完全能想象对方年轻时和女伴调情的眼神。这个人一定泡女无数,周国才看着对方大笑的脸庞和闪亮的眼睛。


  黄志诚送走今年刚刚入职的警察,转身看见还没离开的周国才,脸上绽开一个孩子气的笑容。


  周国才心脏一震,逃离般地踩下油门。


  ***


  「不会吧。」Vivi的新男友对周国才的遭遇表示同情,「黄Sir啊?」


  「他姓黄啊,」Vivi夹着火锅里的生菜,她在一次意外中结识了同为警察的莫作栋,「你认识?」


  「这种人我当然不认识咯。」莫作栋擦了擦粘在手上的沙茶酱,一本正经地看向周国才,「呐,作为朋友呢,我建议你不要和这种人有任何往来。」


  「点解啊?」


  「他是狠角色来的。」莫作栋表情浮夸地打了个冷颤,「全香港不知多少人想做掉他。」


  「他是警察嘛,」Vivi不为所动,「我都很想做掉你了。」


  「不是。」莫作栋和他们解释,「警察也是分很多种的,我呢,就属于混饭吃的警察,安全无公害。他就不是了,他是那种不让别人混饭吃的警察,好有毒的。」


  周国才思考了一会,和Vivi异口同声,「什么意思?」


  莫作栋欲言又止地看着他们,最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


  下午五点周国才走出办公室,看见和小朋友一起坐在待客区的黄志诚。


  对方抬手看了眼手表,远远朝他打了个招呼,「这么准时?」


  「有事吗?」周国才谨慎地走过去。


  黄志诚穿着万年不变的西服,大半个楼层的人都在看着他们。


  「我来这里办完事,」黄志诚站起来,走近他的身边,「一起吃晚饭?」


  周国才想起莫作栋先前的警告,站着没动。


  「怎么,有事?」


  不能更像借口的借口,「……我家里煲了汤了。」


  ***


  黄志诚打量着周国才的房间,一张靠窗的单人床,摆着电器的桌子,一堆药瓶边放着一本书,曼昆的《经济学原理》。


  一辆黑色的轿车从他下午三点出警局一直跟到现在,此刻正停在周国才的公寓楼下。


  「没有人周五去投行办事的。」周国才好心提醒。


  「不是所有人都懂。」黄志诚回着陈永仁发来的短信,将见面时间改在了晚上九点,「警察文化没你们那么高。」


  周国才为自己辩解,「我是好心啊。」


  黄志诚抬头看到阳台上挂的男装,「男朋友的?」


  「我的。」


  「点解留男装?」


  周国才对着墙壁翻白眼,「因为这件好贵。」


  「你室友呢?」


  「她去男友家。」


  「你怎么不去?」


  「我没男朋友。」


  「工作狂啊?」


  周国才犹豫了一下,「他们都把我当男人。」


  黄志诚抬起头,「那你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就行了。」


  「我身边的人都以为我是疯子,因为看起来像。」黄志诚开导他,「看起来像,所以我就是疯子吗?」


  周国才认真想了想,「我不知啊。」


  黄志诚瞪着他,「……我是好心啊。」


  周国才耸耸肩,「我EQ没你们那么高咯。」


  「那你很聪明哦。」黄志诚用普通话嘲讽他。


  ***


  他们开始在每周五的投资大厦见面,一起吃饭。


  周国才的桌子在靠窗的角落,早晨打开电脑,然后就直接到了下午。CFA的工作枯燥繁琐,需要大量的脑力分析,但因为自己喜欢,所以也并不觉得辛苦。


  「可能我真的中意你来着。」黄志诚想着陈永仁下午的玩笑。


  周国才看着对方得意的脸,「那你想清楚再吃饭咯。」


  「吃完饭再想咯」。黄志诚接过他手里的汤煲,客厅就只剩餐桌上的几盏暖灯。


  重案组的压力很大,黄志诚有时会埋头吃饭,一言不发。但大部分时候精神状况良好,兴致盎然地评价周国才的厨艺。


       「 你做饭是之前就会,还是之后才学?」


  「我爸去世的早,我妈养我们几个,白天还要做工,」周国才告诉他,「几个弟弟妹妹都是我喂大的。」


  「那你都好过我,我都没见过他。」


  「谁?」


  「我爸。」黄志诚说,「小时候别人都有爸爸,我都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我以为爸爸是可以option的。」


  周国才放下手里的筷子,「你妈没有告诉你吗?」


  「我后来有问过她,我爸是谁,长什么样。她不说,我就一直问,天天问。」


  黄志诚陷入回忆,眼神里有少见的柔情,「后来有一天,她指着电视里的演员跟我说,他就是你老豆。你千万不要告诉其他人,不然以后都没得见了。」


  周国才一时槽多无口,「你信没?」


  「我怎么会信,」黄志诚嫌弃得看着他,「我比那个人靓这么多。」


  自恋的老男人,周国才在心里低低咒骂。


  「不信啊?」黄志诚神气活现地看着他,「我小时候好靓的。」


  「我当然信啊,」周国才嘲讽地替他补上后话,「你现在也很靓啊。」


  「别讲这种话。」黄志诚闷闷不乐地警告他,「我会当真的。」


  ***


  偶尔也去约会。


  「换一部啦。」黄志诚在柜台前看着周国才选的影片。


  周国才意外对方竟然会给意见,「这部刚上映哦。」


  黄志诚面无表情,「我下午刚看过。」


  于是周国才知道他刚看完一场电影,「感觉怎样?」


  「没印象。」黄志诚在座位上回着短信。


  周国才随口一问,「陪老婆?」


  「男人。」


  「你是Gay啊?」


  「跟男人看电影就是Gay啊?」


  「电梯那位吗?」


  「……」


  「他确实挺靓的。」


  黄志诚把电话放回口袋,「靓吗?」


  「有气质啊。」


  黄志诚下意识地反驳,「古惑仔气质啊?」


  「他不是警察吗?」


  「……」


  他们有时会陷入这样的沉默,但仅此而已。


  他们对彼此的工作敬而远之,从不刻意询问对方的过去。像是从彼此生活里剥离出的异数空间,时间在这里消失,中止,未来的一切都和他们没有关系。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