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zzie.

一笔就是一笔,一笔是光,一笔是金属。

这个侧脸美到没有我。救救孩子。

果然拍电影的男人不管老了有多糙,年轻时候一定是妖孽。

杜瓦尔的电影看多了,发现他除了性变态几乎什么角色都演过一遍了。

智障青年,《杀死一只知更鸟》的布尔,《Tomorrow》里的农民。

斯文败类,《教父》里的黑手党军师(奥斯卡最佳男配提名),《禁止的真相》里的黑心律师(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法官老爹》的老法官(奥斯卡最佳男配提名)

文艺青年,《温柔的慈悲》里的乡村歌手(奥斯卡最佳男主角获奖),《来自天上的声音》里的传教士(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

暴躁军人,《现代启示录》的上校(奥斯卡最佳男配角提名),《霹雳上校》里的飞行员(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

小偷小摸,《杀手精英》里的司机,《MASH》里的通奸男。

杜瓦尔台词真的好强,很多人说梅姨台词功底强,觉得和杜瓦尔比起来一般般了,他可以在斯文和暴躁,优雅与文盲之间随意切换,从语气到口音毫无违和感。

而且发现这个人镜头感很弱,不会刻意在镜头前做动作,或者刻意去和镜头做交流,很神奇地抹去镜头的存在感。

看习惯这种大佬级别的表演,其他人的演技简直就,哎我还是闭嘴吧。

毕竟是没人接自己的剧本就卖了房子自己当导演最后拿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神棍。黄子华你对此怎么看(忽然笑死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