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zzie.

冷雨扑向我,点点纷飞。

【吴黄】【动物AU】【麦芽糖 】04

  补充一下设定:安东尼(黄秋生),松鼠(吴镇宇)、阿肥(林雪)、阿黑(刘青云)、阿和(渣渣灰)

  13

  

  「大佬。」

  

  阿肥跳上屋顶,走到安东尼身边。冬天已经过去,雨水代替雪花冲刷着新一年的城市。距离松鼠离开已经过去三个多月,老实说生活并没有太大改变,除了安东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瘦,像是丢失了之前一半的体重,显出几分不该属于他的柔弱。

  

  阿肥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他们在松鼠离开的第一个星期找到往返于森林和城市的重婚猫头鹰,阿肥问他有没有看见一只长着红毛的松鼠,凶神恶煞的那一种。

  

  「什么是凶神恶煞啊?」猫头鹰搂着自己的伴侣。

  

  「就...

【吴黄】【射雕AU】【难念的经 】同行 03

  阿鸡走了几个时辰山路,去镇上买东西。大夫阿陆是他的朋友,虽然同所有奸商一样克扣他的价钱,但却是镇子上唯一愿意和他称兄道弟的人。

  

  「这是这次的钱。」阿陆将阿鸡带来的中药放进药柜,掏出几枚银钱,「最近生意不好,就这么多啦。」

  

  阿鸡扶着药铺的柜子,「我想和你打听一个人啊。」

  

  「什么人啊?」

  

  「你知不知一个叫黄药师的人?」

  

  「你说的黄药师是东海的黄药师?」

  

  「是啊,」阿鸡握住他的手,「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啊,我怎么会认识他啊。」阿陆整理着桌子上的碎屑,煞有介事地说,「人说江湖上东邪西毒,这个东邪就...

【吴黄】【射雕AU】【难念的经 】相识 02

  阿鸡本来打算带他去最近的镇子找大夫,对方却让他踩了一天的泥,烧了十几个陶罐。

  

  第二天让阿鸡带他进山,采了几十种草药。

  

  「你是不是药师啊?」阿鸡闻着山洞里的中药味,感觉对方胸有成竹的样子。

  

  「不是。」

  

  黄药师转着轮椅,在十几个药罐之间来来回回。他真的后悔告诉阿鸡这个名字,导致对方每隔一天就要念叨一次。

  

  「其实你当药师也不错啊。」阿鸡和他找着话题,他们在这个山洞无话空坐,阿鸡简直要把没话找话的技能点满了,「治病救人好好,你不觉得吗。」

  

  「不觉得。」

  

  「那你想当什么?」

  

  「关你什么事啊...

【吴黄】【射雕AU】【难念的经 】初遇 01

      简介:黄药师和小瞎子的故事。不要问我为什么玩老梗。

 
 

   阿鸡捡回一个怪人。

  

  「你走。」青袍怪人坐在那里,将碗盘在地上砸的粉碎,「不走我杀死你。」

  

  「你腿都断了,」阿鸡躲在山洞的一角,捂着头,「怎么杀我啊。」

  

  怪人抬手一掌,阿鸡摔出两三丈远,「你怎么受伤还打人啊。」

  

  怪人哽了一下,咽下动用内力涌上来的血。他看着白眼上翻的瞎子,语气狠历,「谁派你来的?」

  

  「我问你才对啊。」瞎子狼狈地站起来。

  

  「这里茫茫荒野,怎会有人这么巧...

有点想在寒假出个吴黄本啊,小圈子内留个纪念。

超过10个人想要就开搞,静静期待~


【吴黄】【动物AU】【麦芽糖 】03

  08

  

  安东尼已经在屋顶等了两个小时。雪花落在他的头顶,像顶了一顶白色的毡帽。他顺着足迹找到黑猫的阁楼,除了几缕松鼠的红毛外一无所获。他预想了松鼠可能遇到的无数情况,从被绑架到咬断腿,万万没想到对方骑在黑猫头顶,配合默契地一个腾跳,稳稳落在他的面前。

  

  安东尼看着对方完好无损的样子,暂时忘了赌气。他甩甩头上的雪,走上前来。松鼠有点意外地看着他,从黑猫身上跳下来。

  

  「我是他朋友啊。」安东尼看着黑猫防备的动作,展示友好。

  

  「你不是。」黑猫挡在松鼠面前,「我才是他朋友。」

  

  安东尼皱着眉头,看向默不作声的肇事者,「他说的是真的吗?」...

【吴黄】【动物AU】【麦芽糖 】02

  备注:黑猫是刘青云啦。

  06

  

  一只流浪的黑猫看见睡在屋顶的红松鼠。他经常在白天看到对方拽着女生的裤脚,骗走他们手上的榛仁巧克力。他还是第一次在夜间看到他。

  

  松鼠睡在通风口边的墙角,大尾巴像被子一样盖在身上。黑猫小心翼翼地靠近他,看见松鼠呼吸不畅的脸,那身油光水滑的皮毛也被飘下的雪花弄得乱糟糟的。

  

  黑猫安静地等了一会,直到对方打了一个喷嚏,从睡梦中醒过来。松鼠看他一眼,然后全副武装地跳到房檐边缘。

  

  「你休想吃我。」松鼠看着另一边的万丈深渊。

  

  「我为什么要吃你?」

  

  「因为你是猫,猫会吃松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