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zzie.

一笔就是一笔,一笔是光,一笔是金属。

【少包1】【民国AU】【月半小夜曲】05

  ***
  
  公孙策推开茶室木门,一阵檀香迎面而来。烟雾弥漫中有什么人倒在绿色的地毯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龙飞燕看着房间内的死人。
  
  「这是日本的世子。」公孙策探过尸体鼻息,「他死了。」
  
  「死,死了?」
  
  「对,中毒而死。」公孙策看着桌子上的茶盏,包拯和凌楚楚适时走了进来。
  
  包拯走到尸体旁,疑惑地看向公孙策,「怎么回事?」
  
  「如你所见。」公孙策看向包拯,「我们也是刚进来。」
  
  凌楚楚挽着龙飞燕的胳膊,「他,他不会是死了吧。」
  
  「死了。」龙飞燕皱着眉头,「刚死的。」
  
  「不对。」包拯猛地看向对面三人,「你们快走!」
  
  守在楼下的租界警...

可爱到炸,😃😃😃,王绘春老师好乖巧 
王爷抽烟好攻,忽然八庞,😂😂😂

【老庞八】【少包1】【江山】05 终

  ***

  十年后。

  庞吉道,「打。」

  赵德芳道,「不能打。」

  庞吉道,「高丽视我大宋为儿戏,岂能任他放肆。」

  「不是这么回事吧,庞太师。」赵德芳道,「高丽皇子死在我国境内,我们于理有愧啊。」

  「王爷太仁慈了。」庞吉睥睨着他,「战场上可不是讲道理的地方。」

  赵德芳一声冷笑,「即便两国开战。庞太师会亲自上阵吗?」

  庞吉不甘示弱,「即便我们不战,八王爷能保证对方不战吗?」

  赵祯焦虑难解,「好了,两位不要再吵了。」

  庞吉行礼,「皇上。」

  赵德芳作揖,「皇上,请允许本王先去泸州一探究竟,查明案情。」

  赵祯点了点头,「那就先按皇叔的意思,若是不成,再由太师出面。」

  庞吉幽幽道,...

【老庞八】【少包1】【江山】04

  ***
  
  赵德芳用酒擦拭着手上的金锏。
  
  利小门带着信笺敲门,「王爷,王妃来信。」
  
  「噢。」 赵德芳看都没看,「放着吧。」
  
  利小刀欲言又止,「王爷,是急件啊!」
  
  「哪次不是急件。」赵德芳微皱眉头,「不过是些儿女情长,本王又不是不回去了。」
  
  「是。」
  
  「算了,」赵德芳想了想,怕是今天不回明天又来一封,惹人笑话, 「备纸。」
  
  利小刀眉开眼笑,「是!」
  
  赵德芳走到桌旁研墨,「我说你笑什么呀?」
  
  利小刀陪笑道,「小的听说,李妃娘娘和刘妃娘娘双双有孕,宫里要有喜事了。」
  
  「好事成双啊。」赵德芳拿笔蘸墨,「皇兄心里的重石...

【老庞八】【少包1】【江山】03

  ***

  

  赵德芳从床上醒来已是傍晚。前些年他为了避嫌装病 ,没想到这几年却真病得频繁起来。

  

  赵德芳扶着床榻,「利小刀,告假。」

  

  「告不了啊。」利小刀忧心忡忡地走进来,「一屋子人等着见你呢。」

  

  「王爷,你可要救救我们啊。」户部礼部两大尚书带着人跪了一地,「皇上听信小人谗言,要拿我们开刀啊。」

  

  赵德芳坐下,喝了口药,「说下去。」

  

  礼部侍郎快言快语,「姓庞的现在说一皇上不敢说二,再这样下去,这把火日后怕是要烧到千岁这来啊。」

  

  「本王听说皇上让他查朝中贿赂。」赵德芳幽幽地说, 「怎么...

【老庞八】【少包1】【江山】02

  *** 
   
  「醒了,老爷你可算是醒了。」 
   
  床上的人坐起更衣,穿到一半却被架子上的衣带引去视线。他将衣带一把扯下,在灯旁细细观察起来。 
   
  庞吉出身官宦家庭,从小对朝堂上的明争暗斗耳濡目染。为官后秉着百言千句,不如一默的原则,安安静静在江州城治水修桥。 
   
  同僚看他独来独往,无意高升,遇事还来找他商议一二,堪称官场上的隐形人。这种关系无害也无利,真到用人时便只剩他一人,领着一帮不怕死的河工留守堤坝。 
   
  昨夜风起云涌,难得遇到聊得来的同道中人,该说的不该说的被...

【老庞八】【少包1】【江山】01

  一个一见钟情,之后相爱相杀的故事。

  ***
  
  几匹骏马穿林而过,将枝叶撞得噼啪作响。
  
  「少爷,过了这个山头就到江州了。」
  
  斗笠下的人向远望去,「江州府尹是谁?」
  
  「一个姓庞的,好像是前年才到任,没什么背景。」
  
  「你我此次是个人行动,」赵德芳在崖边猛地收紧缰绳,「到时找个客栈住下,就不要惊动官府了。」
  
  「少爷,要是其他时候小的自然领命。」六扇门的利小刀为难道,「但江州正闹饥荒,怕是刁民难惹,还是到府尹府上更为妥当。」
  
  「没有上报朝廷吗?」
  
  「北边战乱,朝廷都自顾不暇,怕是上报也没有用啊。」
  
  「去府尹府。」
  
  ***
  
  抵达时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