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zzie.

一笔就是一笔,一笔是光,一笔是金属。

【老庞八】【少包1】【江山】02

  *** 
   
  「醒了,老爷你可算是醒了。」 
   
  床上的人坐起更衣,穿到一半却被架子上的衣带引去视线。他将衣带一把扯下,在灯旁细细观察起来。 
   
  庞吉出身官宦家庭,从小对朝堂上的明争暗斗耳濡目染。为官后秉着百言千句,不如一默的原则,安安静静在江州城治水修桥。 
   
  同僚看他独来独往,无意高升,遇事还来找他商议一二,堪称官场上的隐形人。这种关系无害也无利,真到用人时便只剩他一人,领着一帮不怕死的河工留守堤坝。 
   
  昨夜风起云涌,难得遇到聊得来的同道中人,该说的不该说的被他一吐为快,现在脑子清醒便又变得惜字如金。 
   
  管家看着他不露声色的脸,「如何?」 
   
  「备马。」 
   
  「去哪?」 
   
  「大河堤。」 
   
  *** 
   
  赵德芳回到京城时大殿已哭成一片。 
   
  一众人不知真哭假哭,都伏在先皇的灵柩前锤心顿足。赵德芳作为八子自然也该哭,但哭完后心里总有件事放不下。 
   
  前思后想,赵德芳走进皇帝守灵的的灵堂。 
   
  「皇兄,臣弟知道现在时机不对,但有一事不得不说。 」
   
  屋内议事大臣眼光各异,皇上倒是温和,「但说无妨。」 
   
  「虽说一切以后事为主,但江州此刻正遭饥荒,百姓被洪水折磨。」赵德芳停滞了片刻,「臣弟来时亲眼目睹灾情,当地府尹亲自守城,民不聊生,特来请求皇兄拨款赈灾,安抚灾民。」 
   
  皇上凝视他许久,最后遣散了房内众人,「德芳啊。」 
   
  「这治水的事朕也有所耳闻,但都是宰相在管。」皇上将他揽到身边,「拨款赈灾,拨多少款,又能赈多少灾,一切都需要从长计议。」 
   
  「难道就放任灾民不管?」 
   
  「不是完全不管,而是先悄悄地管。」皇上推心置腹道,「你的道理讲出来容易,做起来难。现在朝中相互勾结,朋党成群,那些老臣看朕年轻,心里多半另有打算。不可轻举妄动啊。」 
   
  「那不如由我替皇上跑一趟,」赵德芳正色道,「那里的府尹是个能人,我想他能为我们所用。」 
   
  「也好。」皇上拍拍他的肩膀,「眼下朕最信任的人只有你了。 」 
   
  *** 
   
  「上次走的急,没想到大人还在这里啊。」 
   
  赵德芳衣袂偏偏站在已经加固后的堤坝上。庞吉转身凝视他许久,最后淡淡一笑,「是赵公子啊。」 
   
  「啊……」赵德芳嘴张得老大,最后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道,「对,赵公子。庞大人猜的真准啊。」 
   
  庞吉眼角带笑地理了理衣摆,两个人沿岸而走,「听语气赵公子应该是有好消息给我。」 
   
  赵德芳恍然大悟,「我看出来了,庞大人是在这等我来啊。」 
   
  「人事更迭,坝还是要修的。」庞吉看他一眼,「等么,只是附带的。」 
   
  「庞大人怎么知道我会回来?」 
   
  庞吉背着手,「江州水路直通汴京,饥民没有住的可以逃,没有吃的,可就不好说了。」 
   
  「难得大人深谋远虑,」赵德芳接过手下的茶杯,「不过这件事怎么会拖到此时呢。」 
   
  「治水是件花钱掉脑袋的事,」庞吉饮了口茶,「先皇驾崩,朝廷眼看有新一轮的调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赵德芳揶揄他,「那庞大人就不担忧,难道是另有打算。」 
   
  庞吉不为所动,「当官无非治水,平乱两件事,到哪里都是一样的。」 
   
  「实不相瞒,我这次来问了周边官员。」赵德芳习惯性地笼着手,跟在庞吉身后,「大家对庞大人评价都很高啊,称赞您是心胸开阔之人。这么一致的口吻,不禁令人生疑啊。」 
   
  庞吉不怒反笑,「赵公子专程问我,即便我不是心胸开阔,他们也只会挑些虚词奉承。」 
   
  「难道这官场就没有一丝真诚可言。」 
   
  庞吉看着远方,「或许有,只是你我未曾得见吧。」 
   
  「那庞大人对我呢,」赵德芳正视着他,「是阿谀奉承,还是真心以待呢?」 
   
  「三分奉承,七分真心,」庞吉将茶杯换了个手,「总的来说,十分放心。」 
   
  赵德芳喷出一口茶,笑个不停。 
   
  *** 
   
  府尹府的家丁回归,全然不似上次的人去楼空。 
   
  庞吉在湖心小筑设宴款待,两人红光满面,吃酒吃到半夜。 
   
  「你是北方人士。」赵德芳半醉地夹着菜。 
   
  庞吉眼神涣散,「公子去过。」 
   
  赵德芳摇头,「我这些年东奔西跑,就是没去过北方。」 
   
  「公子是奔波的命数,」庞吉撑着他的肩膀走到湖边,「要习惯啊。」 
   
  「这不对吧,」赵德芳跟上来,「我说大人前途无限,庞大人却说我是奔波之命,」 
   
  庞吉揶揄他,「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嘛。」 
   
  赵德芳看着他的侧脸,觉得有什么话如鲠在喉,想说却又万万不能说。 
   
  「庞大人啊。」赵德芳看着水面的圆月,「你可有话和我说。」 
   
  「对赵公子是有的。」庞吉和他看着一样的水波,「对八王爷么,就没有了。」 
   
  赵德芳笑了一声。 
   
  「赵公子是和我共同守城的知己,八王爷是一个遥远陌生的王爷。」庞吉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我对赵公子可以知无不言,对八王爷就只有三缄其口。」 
   
  赵德芳笑着侧首,「那你想对我说什么?」 
   
  庞吉只有一字,「走。」 
   
  「走?」 
   
  「先皇驾崩,新皇根基不稳,公子现在的形势如高空悬索。」庞吉一字一句地告诫他,「返回江州已是一个错误,与我交好更是大错,乘天还未亮,告病回家吧。」 
   
  「有这么严重么。」赵德芳闪过一丝忐忑,「你说与你交好是个大错,何错之有?」 
   
  「皇上不是要你来考察我,而是与朝中大臣来考察你。」庞吉皱着眉头,「你若因个人私情提拔我,便有了结党之嫌,与皇帝的嫌隙一旦种下,日后要消除就难了。」 
   
  赵德芳沉默许久,「这么说我举荐你,反倒是害了你。」 
   
  「言重了。」庞吉凝神看他,「公子来之前我在修坝,走了我继续修坝。」 
   
  「见我之前公子在赶路,今晚之后公子继续赶路。」庞吉看着波涛暗涌的水面,「萍水相逢,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我是共过患难的知己,」赵德芳站在他的身边,「真的能当什么都没有发生吗。」 
   
  *** 
   
  赵德芳告假回乡,一病就是三年。 
   
  「王爷,京城来信了。」利小刀带着加急的密件就往书房冲。 
   
  赵德芳站在桌后写着字,头也没抬,「说什么?」 
   
  利小刀看了眼四周,才小心翼翼地将纸展开,「皇上说要见你。」 
   
  赵德芳笔尖一顿,很快又龙飞凤舞起来。 
   
  利小刀试探道,「要小的立即备马吗?」 
   
  「你急什么。」赵德芳想了想,「告诉他们,就说本王身体抱恙,三天后再去。」 
   
  京城一切照旧。 
   
  「德芳啊。」皇上将他叫至身前,「你这次回来就不要再回去了。」 
   
  赵德芳无意客套,颔首点头,「皇兄紧急召我,所为何事呢?」 
   
  「也没什么。现在朝廷缺人,有人向我举荐了一个可用之才。」皇上将折子递给他,「此人你可熟悉。」 
   
  「一面之缘。」赵德芳看着奏折上的姓名。「当时他是江州府尹。」 
   
  皇上清了清喉咙,「他可是以死守城的府尹啊。」 
   
  「这本就是父母官职责所在,也算不得上什么。赵德芳语气寡淡,「不过人治得了水,不一定治的了官啊。皇兄不如亲自见上一见,再做决定也不迟。」 
   
  「也好,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皇上敲敲龙椅,「就由你来安排吧。」 
   
  赵德芳将奏折还上,直接回了王府,「将这玉佩送到江州府,圣旨也应该这两天到。」 
   
  利小刀看着他的神情,「可庞大人已经不在江州府了。」 
   
  「噢。」赵德芳从兴奋中回过神来,「那就送去他在的地方。」 
   
  「有什么话吗?」利小刀多问一句。 
   
  赵德芳笑着摇了摇头。 
   
  *** 
   
  庞吉加封殿中侍御史。 
   
  赵德芳等了几日,别说人影,连封回信都没有。 
   
  「你来了京城,怎么也不来拜会本王啊?」 
   
  庞吉从赐座上起身,「八王爷。」 
   
  「江州一别,久见了。」赵德芳打量着他,「庞大人。」 
   
  庞吉长跪行礼,「微臣拜见八王爷。」 
   
  「免了免了。」赵德芳给他递过茶盏,「听说你新官上任三把火,弄得人人自危啊。」 
   
  「朝廷的官场根深缠绕,错综复杂。」庞吉对上他的眼睛,「只有微臣这种不怕死的人才能无牵无挂,革新利弊。」 
   
  赵德芳吸了口气,「你倒是不谦虚啊。」 
   
  「这也是王爷的功劳。」庞吉说起官话,「如果不是王爷……」 
   
  「行了行了,少来这套。」赵德芳将他甩在身后,往花园走去。「本王今天找你来,是想听听你关于辽国的意见。」 
   
  庞吉脸色一变,「辽国的事岂是一两句说的完的。」 
   
  「所以本王备了晚宴,」赵德芳指了下亭里的酒菜,「庞大人赏个光。」 
   
  「哦,」庞吉退后一步,拱手作揖,「微臣今天还有别的安排,恕难从命。」 
   
  「噢,」赵德芳怔了怔,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那我们去外面走一走?」 
   
  「若没什么要事,」庞吉原地不动,「微臣想先行告退,毕竟公务繁忙。」 
   
  赵德芳欲言又止地看着他,豁然一笑,「也好,来日方长嘛。」 
   
  *** 
   
  利小刀看着自家主子,「王爷心情不好。」 
   
  「你说这个庞…庞大人,」赵德芳笼着袖子,「为什么总是拒绝本王的邀约呢?」 
   
  「庞大人现在处在风口浪尖,想来是为了避嫌吧。」 
   
  「我可以帮他的嘛。」赵德芳靠着亭子的柱廊。 
   
  利小刀宽慰道,「也可能不想让王爷卷入是非吧。」 
   
  赵德芳摇头,「怎么和本王一开始想的不一样呢。」 
   
  「不管怎么说,庞大人确实是可用之才。」利小刀讲着最近的耳闻,「听说皇上越来越器重他了。」 
   
  「是啊。」赵德芳搓搓手心,出神地看着天上的圆月,「皇上。」 
   
  「王爷认为这是皇上的意思吗?」 
   
  赵德芳侧首问道,「你还记得他当年一意孤行,死守河堤吗?」 
   
  「王爷逢人就提,」利小刀应道,「想不忘记都难啊。」 
   
  「无畏无惧,」赵德芳闭上眼睛,自言自语道,「无畏无惧啊。」 
   
  *** 
   
  「对了,」皇上从奏章中抬起头,「听说庞大人前段日子去了八王府啊。」 
   
  「哦,正是。」庞吉佯作思考,「八王爷对几年前的洪灾心有余悸,黄河今年水线上涨。召微臣前去商讨对策。」 
   
  皇上玩弄着茶杯上的杯盖,「怎么没听他在早朝上讲啊。」 
   
  「因为尚未决堤,」庞吉答得自然,「只是未雨绸缪。」 
   
  皇上走到他的身边,「绸缪出了什么?」 
   
  「臣会拟出奏折,一切以皇上批示为准。」 
   
  「朕听说你和八弟私交甚好。」 
   
  「同朝为官,为天子效力而已。」 
   
  「八弟为人单纯,当年和朕举荐你的人确实是他,」皇上拍拍他的肩膀,「但将你连提三级的人可是朕啊。」 
   
   
  *** 
   
  「庞大人,」赵德芳扯住庞吉的衣角,「走这么急啊。」 
   
  「八王爷。」庞吉有些意外地看他一眼,「微臣公事繁忙,不敢怠慢。」 
   
  「听说皇上昨晚设宴待你,」赵德芳和他下着台阶,「大人现在是头号红人,今非昔比啊。」 
   
  「请谁吃饭,找谁喝酒,」庞吉面不改色,「不过是表示态度的手段,八王爷怎会不知道这一点。」 
   
  「那迎刘氏入宫也是皇上的打算吗?」 
   
  「如今外戚为患,」庞吉站在台阶上,「皇上此举只是为了朝堂平衡。」 
   
  「那为什么不是其他女子,」赵德芳挡在他面前,「偏偏是你庞大人的表妹呢?」 
   
  「那就要问圣上了,」庞吉睥睨着他,「微臣怎么可能知道呢。」 
   
  「没想到庞大人不仅治吏有方,也是弄权的一把好手啊。」 
   
  庞吉弯腰作揖,「王爷若没什么事,微臣先行一步。」 
   
  赵德芳凝视着他,「你好像很不喜欢本王啊。」 
   
  庞吉在众人的注视里笑了下,「怕是王爷多心了吧。」 
   
  赵德芳笑得诡异,「是吗。」 
   
  「与常人同享乐易,共患难难。」庞吉敛起面容,「和君王共患难易,同享乐难。」 
   
  「意思是你我只能称臣,」赵德芳看着他的背影,「不能是友吗?」 
   
  庞吉没有转身,「您是王爷啊。」 
   
  *** 
   
  刘氏大婚,皇上在皇宫设宴三天。 
   
  赵德芳一看满桌的宴席便随便找了个借口退了。 
   
  「利小刀,」赵德芳思考着朝中最近的变化,「本王真的错了吗?」 
   
  利小刀打着灯笼,「注意脚下啊,千岁。」 
   
  「是啊。注意脚下。」赵德芳若有所思地感慨,「物是人非,物是人非啊。」 
   
  「物是人非事事休啊。」 
   
  赵德芳还没转身就笑了,「庞大人怎会来此啊?」 
   
  「微臣不胜酒力,只好先行一步。」庞吉和他行了下礼,两人沿着御花园并肩走着。 
   
  赵德芳斜眼看他,「庞大人还是这么洁身自好,独来独往啊。」 
   
  庞吉难得有心情和他闲话,「王爷也风采依旧,不减当年啊。」 
   
  「上次这样与大人交谈。」赵德芳想了想。「是五年前吧。」 
   
  庞吉点点头,「五年前的江州府。」 
   
  「有趣啊,」赵德芳意有所指地笑笑,「当年相隔千里有缘一叙,如今朝堂相见却形同陌路。」 
   
  「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庞吉不以为然地笑笑,「人与人越是接近,越是生出寂寞的距离。」 
   
  赵德芳忽然一阵光火,「那庞大人可要小心啊。」 
   
  说完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评论(6)

热度(12)